一年巨亏8个多亿!周杰伦曾代言的服装巨头拟卖
栏目: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:2021-06-27 13:59

  美特斯邦威创始人周成建,出生在浙江丽水青田县的一个小乡村,在创立品牌的时候,为了摆脱“老土的感觉”,他最终把名字定为“美特斯”。用周成建自己的话说,就是“听起来有点洋味”。

  当时的他估计不会想到,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传统文化大行其道,而美特斯邦威却被国潮品牌甩在了身后。6月23日,美邦服饰(002269)公告称,将以4.24亿元出售所持上海华瑞银行10.1%的股份。

  事实上,就在2021年3月9日,美邦服饰才签署了《股权转让协议》,拟出售与控股子公司共同持有的上海模共实业100%股权,拟出售金额共4.48亿元。

  同样在6月,美邦服饰控股股东华服投资,也计划1.86亿元转让2%公司股份,以偿还质押债务。

  频频出售资产,对于持续亏损的美邦服饰来说,已经不再是简单的业务调整,而是为了生存,回血纾困。在“国潮”风靡的今天,美邦服饰能找到新的方向吗?

  6月23日,美邦服饰发布公告称,公司拟以现金交易方式,向上海凯泉泵业出售所持上海华瑞银行10.10%股份。转让最终交易价格为1.4元/股,股份转让价款合计为4.242亿元。

  美邦服饰表示,通过本次资产出售,公司有意剥离与公司服饰业务关联度较低的资产,实现公司资源整合的同时聚焦主营业务,加强公司在服饰设计与销售、品牌推广等相关领域的竞争力。

  美邦服饰作为发起人之一,出资4.5亿元,持有华瑞银行15%的股权,是华瑞银行的第二大股东。2015年,华瑞银行正式开业,2016年开始盈利。美邦服饰年报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20年,华瑞银行分别实现净利润1.42亿元、2.58亿元、3.27亿元、2.68亿元、2.03亿元,美邦服饰作为大股东,获利不小。

  此次交易过后,美邦服饰持股比例降至4.9%,资产总额将减少1.33%,负债总额降低1.21%。美邦服饰坦言,标的资产产生的净利润占上市公司净利润有一定比重,本次交易前后上市公司净利润指标会产生一定程度的下浮波动。

  近年来,美邦服饰业绩凄迷。2019年,公司归母净利亏损8.3亿元,扣非净利亏损8.2亿元;2020年亏损进一步扩大,归母净利亏损8.6亿元,扣非净利亏损8.7亿元。

  连续两年亏损,为了“回血”,美邦服饰3月9日还发布公告称,美邦服饰与控股子公司上海邦购,拟将共同持有的上海模共实业100%股权出售,拟出售金额合计人民币4.48亿元。

  上海模共实业主要资产是一处房产,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东路799号,总建筑面积3.8万平方米。正因如此,美邦服饰此举被解读为“卖楼求存”。但美邦服饰的损失,却不止一处房产那么简单。资产评估报告显示,美邦服饰博物馆和设计中心也在售卖之列。美邦服饰博物馆,是美邦服饰重要的文化符号,2005年12月建成至今,已经成立15年,是美特斯邦威品牌精神的象征。因为房产被卖,博物馆不得不迁往别处。

  得益于此次资产出售,美邦服饰2021年一季度终于扭亏为盈,归母净利达到1.2亿元,但其扣非净利仍旧亏损1.7亿元。此外,美邦服饰的债务压力也未得到明显缓解,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,美邦服饰短期借款已高达11.48亿元,但货币资金仅为2.17亿元。

  这一次,美邦服饰踩着第二季度的“尾巴”再次出售资产,又能为公司中报带来多少机会呢?

  提起“国潮”,当下的年轻人会想到李宁、安踏;但在20年前,美特斯邦威才是潮流的代表。

  程伟雄在《不走寻常路:我在美特斯邦威的十三年》中提到,有一次,周成建由于加班疲惫,打版时误将一批西服的袖子尺寸缩短了一截。他干脆把裁短的袖子接上别的布料做袖口,再将衣服的下摆也裁去一截,补上别的布料做收边。

  没想到,这批“不伦不类”的西装竟然成了市场畅销品,也成了国内“休闲服饰”的雏形。

  1994年,“美特斯邦威”商标问世,这个潮流服饰品牌很快抓住了年轻人的心。2003年,周杰伦和美特斯邦威签约,正式成为其代言人,“不走寻常路”的广告语风靡一时。▲周杰伦美特斯邦威宣传照 图据IC Photo

  2008年,美邦服饰在金融危机中逆势向上,登陆深交所。同一年,美邦推出新时尚品牌ME&CITY,请来美剧《越狱》男主角特沃什米勒做代言人,美邦服饰迎来高光时刻。作为实控人,2008年10月,周成建及其家族以20亿美元资产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排行第五位。

  在周成建看来,制衣行业根本没有任何核心技术可言,由于服装行业的模仿复制能力极高,很多热销款式可以在一夜之间被复制出来,而国外服饰品牌能在内地迅速占领市场,靠的就是品牌以及越来越短的营销前导周期。

  于是周成建选择把制衣和销售环节统统100%外包给其他企业,自己仅保留最核心的部分,调动其他生产企业和加盟商。借助“直营店+加盟店”的模式,美邦服饰门店数量迅速扩张,但存货数量也开始猛增。

  财报数据显示,2008年,美邦服饰存货期末余额为6.64亿元,占总资产比重为14.51%;到2010年,公司存货余额达到25.48亿元,占总资产比重达到30%!

  此后,美邦服饰存货余额居高不下,短时间内无法消耗库存,一直到今天都是公司必须面对的难题。2020年,美邦服饰存货金额为15.9亿元,占总资产比重的30.02%。

  但在当时,美特斯邦威门店遍地开花,存货问题并未引起周成建的重视。在2014年,周成建仍表示:“今天任何一家企业静态有多少库存并非是企业致命的挑战,再多30亿,中国市场巨大,也很容易一年马上就可以消化掉。”

  但此时的中国休闲服饰市场,已经成为了山头林立的新战场,优衣库、ZARA等国际快时尚品牌争相抢占中国市场,凶猛的竞争对手不会给你时间。

  在各大品牌加快开店速度的时候,美邦服饰却在关闭门店。美邦服饰的巅峰时期2012年,其门店数量超过5000;此后,2014年为4000多家,2015年为3700多家,到2017年,具体的门店数量已经从财报中消失。

  美邦的业绩也逐年下滑,营业收入已从2012年的95亿元,下滑至2020年的38亿元。

  2015年,美邦服饰归母净利亏损超4亿,此后,公司净利润持续徘徊在亏损边缘。

  2013年,美邦宣布启动O2O战略打造线下体验店,但体验店看客寥寥,O2O试水成效并不大。

  2015年,美邦服饰推出“有范”APP,斥巨资冠名人气综艺节目《奇葩说》,连续赞助两季。结果却是《奇葩说》火了,有范却在2017年关停。

  2016年,周成建的女儿胡佳佳接替周成建,成为美邦服饰新掌门。胡佳佳开启了一系列的改革,从传统单一的品牌,裂变为五大品牌,开始走年轻化路线年,美邦服饰还是依靠售卖子公司才勉强扭亏。

  为了挽回下滑的业绩,美邦服饰又开启下沉策略,2018年宣布在三五线城市推进“百城千店”战略计划,意图通过占领三五线城市的快时尚服饰市场,以渠道下沉的方式解决困扰其多年的业绩颓靡。

  然而渠道下沉,又给美邦品牌贴上了“土”“low”的标签,背离了最初“时尚潮流”的初衷,也失去了年轻消费者的青睐。

  最终,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冲击下,美邦服饰债务危机逐渐紧迫。2021年第一季度,美邦服饰扭亏为盈,净利润达1.21亿元,同比上涨155.41%,但扣非净利润仍亏损达1.69亿元,同比上涨28.63%。同期,美邦服饰有44.52亿元负债,短期借款11.48亿元,货币资金仅为2.17亿元。

  2021年4月,在国潮概念的加持下,美邦服饰收获“九连板”,短短10个交易日,股价上涨超130%。美邦服饰日K线图美邦服饰年K线图

  2021年5月20日,美邦服饰股东大会上,胡佳佳表示,当下年轻人对于民族品牌的需求和自豪感不断上升,美邦也将提供更符合当下年轻人需求的产品,通过年轻人接受和感知的方式,设计营销策略,打造属于当下年轻人的美特斯邦威品牌。

  2020年,美邦就联手新生代京剧演员代表王珮瑜,推出国粹京剧系列、中华博物馆系列服装;同年10月又官宣新的代言人、在《说唱新时代》走红的歌手Rich Brian,强调不一样的青年文化品格。

  但据市界消息,对于美特斯邦威押注国潮赛道,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认为:“美特斯邦威押注国潮恐怕充满荆棘和未知。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每个人每个产品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基因。”

  王赤坤表示:“现在美特斯邦威把领域扩展到国潮领域,恐怕是转型的无奈之举,其结果可能像百度做购物,阿里做社交,雅虎做搜索。如果美特斯邦威还想改变困境,自己做国潮恐怕不是最好的选择,应该把自己现有的资源、流量、资金战略入股到有国潮基因的公司或项目,成人之美,享人之美。”

服务热线
怎么买体育足球_官网400-658-1314